2
产品分类
400-545-348
最新资讯
Astrobotic和Spacebit签署协议,将英国首个商
Astrobotic和Spacebit签署协议,将英国首个商业有效载荷送到月球...
中职/中职牛年大吉 蔡其昌会长与5队总
中职/中职牛年大吉 蔡其昌会长与5队总教练拜年...
新竹县五峰乡活动列车起跑 “乡长杯”
新竹县五峰乡活动列车起跑 “乡长杯”慢速垒球赛8队火热开打...
  news 当前位置:lol比赛下 > 临汾市
“雾霾红色警报,北京人措手不及 添加时间:2021-10-05 18:23
北京——北京因空气污染采取了紧急措施,首次发布“红色预警”,令数百万儿童留在家中,机动车不能上路,整个地区的工厂关闭,但他们没能驱散有毒的空气,如今的中国首都被笼罩在一种雾状的、含金属的雾霾。 北京于周一晚间宣布,自周二早上至周四中午将采取数项措施,包括关闭学校、实施车辆单双号行驶、禁止施放烟火与露天烤肉,工厂与建设工地也要关闭。 不过在周二下午四点,走在北京街头仍有如穿越一座煤矿场,市区的空气质量指数为308,达到美国的“有害级”标准——在这种情况下,民众不应出门。由于工业燃煤的缘故,中国各城市的空气质量经常如是,处于世界最糟之列。 “我得在家带女儿,因为今天没有幼儿园可上。”康婷婷(音)说。她今年35岁,是一间咖啡店的经理,却不得不留在家带她的三岁幼女。“最让我觉得困扰的是,我女儿可能会对大自然产生很负面的想法。要是在正常的环境中她应该会好得多。我不希望她抱着‘自然很丑陋’这种观念长大。” 康婷婷还表示,周二那天,她有两位韩国同事都病了—— 一位皮肤过敏,另一位喉咙痛——不过其他能来上班的中国同事看起来倒还好。他们的咖啡馆在朝阳公园附近。 “如果你问我的话,我觉得每天都该是红色预警才对,”她说,“我也有辆车,不过我觉得单双号限行应该天天实施,所有的工厂都该搬走。” 她又表示,离开北京的想法是很吸引人,但又不可能实现。“要不是为了工作,我立马就搬家了,”她说,“我以前在澳大利亚住过,我可以搬去那儿。或是国内南方的任何城市,都比北方要好。” 北京目前这一波空气污染始于周日,而到了周一上午,空气质量已经恶化到美国的“极不健康”标准,所有人都可能受到影响。不过,这还远不及在11月最后一个周末来袭的雾霾严重。那是今年最糟糕的一次空气污染,当时市政府官员还因为仅对外发布橙色而非红色预警,遭到了强烈批评。周一晚间市政府突然发布的警报消息,可能就是为了弥补上回的疏忽。 “发布污染‘红色’预警首先说明北京当局非常重视空气质量及相关健康问题,”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施贺德(Bernhard Schwartländer)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。该组织参与领导了2010年的一项研究,显示2010年中国120万人的过早死亡和户外空气污染有关,几乎占全球总数的40%。 绿色和平东亚分部(Greenpeace East Asia)也对北京发布红色预警表示了称赞。一周前,该组织曾指责北京缺乏行动。“红色预警是一个值得欢迎的迹象,表明北京政府转变了态度,”气候和能源活动人士董连赛说。“然而,北京最近发生的这一轮‘空气末日’也是一个明确的提醒,告诉我们还需要采取更多行动,确保所有人都能呼吸到安全的空气。” 周一的通知让该市的2000万民众措手不及。家长在智能手机即时通讯群组里核实学校是不是真的停课了。尽管一半的车辆被勒令隔天上路,但一些上班族表示除了开车上班外,他们别无选择。 “除了开车上班外我没有其他办法,”36岁的技术销售赵林(音)说。“每天上下班,我单程得开一个多小时。” “明天不该我上路,因为我的车牌号是单号,但我不得不开,”他接着说。“他们可以罚我款或扣分。我没得选。其实我觉得在这种雾霾天,他们都看不见我的车牌。” 赵林说,他把五岁的儿子留在了家里,让65岁的母亲照顾。他母亲身体不好。他表示,母亲和儿子两人都不会出门。 “与其让学校停课,他们为什么不在教室里安空气净化器?”他说。“我们花钱让幼儿园照看孩子,但到空气质量不好的时候还得自己照看?不去幼儿园的三天给退钱吗?” 2013年,华北地区遭遇了一轮强烈的污染。从那以后,北京制定了一套用颜色划分的应急方案。今年3月,多项新措施使该方案得到加强。尽管如此,北京此前从未发布过红色预警,民众也想知道原因。市政府官员或共产党高层领导人是担心丢脸吗?他们是担心可能会造成的经济损失吗? “他们上周没发布红色预警可能就是因为不想让经济减速,”和10岁的儿子待在家里的大学讲师王蓓(音)说。“关闭工厂不利于经济,但健康应该是第一位的。” “早期我们忽略了空气污染这个大问题,只注重经济发展,”她接着说。“现在我们正在付出代价。病来如山倒,病走如抽丝。现在中国就是一个正在努力从空气污染中恢复过来的病人。” 王蓓表示她经常会在手机应用上查看空气质量,并称她和儿子出门会戴口罩,在家会打开净化器。但她说自己担心儿子的健康受到的无形影响。“我想知道这种糟糕的空气会不会给他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,要10年或20年后才表现出来,”她说。 年轻的销售刘佳(音)坐在街边的一条凳子上抽烟。他周围一半的行人都戴着口罩。 “他们说空气质量好转了,但对我来说感觉还是差不多,”他说。“我知道抽烟不好,比雾霾还不好,但工作压力太大了。” “我可以选择抽烟,”他说,然后抬头看了看。“但这却没得选。” 他的头顶,天空一片灰色。